母亲的菜园子
2019-01-30 15:14:40
  • 0
  • 2
  • 13
  • 0

     

    母亲是侍弄菜园的一把好手。在我中学住房的后面,有一块空地,母亲不辞劳苦,捡去了散乱在地面的碎石乱砖,挖土整平,就成了一块精致的菜园子。有了这块园地,足够供应我们一家子平时的菜蔬。

      母亲到镇上居住后,虽然不再务农,但是生活并不轻松。每天洗衣做饭,有做不完的家务活儿。那几年,几个外孙外女寄宿在母亲那儿上学,对于上了年纪的母亲来说,确实是不小的负担。但母亲毫无怨言,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,为他们浆洗缝补。看着孩子们嬉戏玩闹,母亲常常感到很快乐,总觉得在有生之年,能为儿女们替替轻,解解难,也使自己心里得到了一些安慰。那时的母亲,看起来身体很健康。

     自有了这块菜园子,母亲总是抽出很多的时间精心地侍弄。寒冬腊月时,母亲推着手推车运来了农家肥,洒在菜园子里。看着母亲的辛苦,我就劝母亲,还是上点化肥吧。母亲不愿意,说“上化肥吃了对身体有害,哪有农家肥放心呢”。多年来,我们全家享用的是母亲园子里无公害的新鲜菜蔬。

     母亲的菜园子真丰富啊。辣椒茄子西红柿豆角之类常见的蔬菜不用说,还有黄瓜菜瓜香瓜南瓜冬瓜之类。有时,还种上几棵玉米,待快要成熟时,摘下玉米棒子,让我们蒸煮着吃,啃着又香又嫩脆的玉米棒时,心中不禁涌起对母亲辛苦劳动的感激,觉得有母亲真幸福。母亲在园子里还栽上了魔芋,也是我们享用的佳品。秋冬之季,魔芋的叶子依然碧绿如春,在园子里格外亮眼,那吃起来有点黏糊糊有点香的魔芋的味道,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     人勤地不懒。种菜是件辛苦的事情,什么季节种什么菜都要有计划安排,就那么一块菜园子,怎样充分利用起来很有讲究。春天是种菜的大好时机。母亲会早早的将菜地挖出来翻晒,施肥,这样土质细腻泡泛。菜苗刚栽上时,要浇上几天水。特别是到伏天时,母亲每天都要到菜园浇水,所以,再旱的天气,母亲的菜园子总是很兴旺,一点也误不了菜的长势。西红柿和豆角需要搭架,母亲将早已准备好的竹竿之类,插在泥土里,为棵棵菜苗搭好支架,只等它们开花结果。种菜要见缝插针,母亲在菜地的边边角角,点上南瓜冬瓜大豆蚕豆之类,丰富了我们的菜品。菜种上后需要耘草,特别是春夏季节,草木旺盛,如果不及时锄草,菜苗就很难长好。母亲有一双勤劳的手,所以菜地很难见到杂草。入秋后,菜园里又是另一番景象了。碧青碧青的大蒜,碧绿碧绿的青菜,还有密密的菠菜芫荽,为萧条的冬天带来一份生机。在冬天,火锅里少不了这些青色,菠菜芫荽更是少不了的菜品。

     记得还是在大集体时,队里允许家家有一小块自己开辟的自留地,专门种蔬菜。那时,家里穷,蔬菜全靠自家种。母亲很勤劳,把那块地侍弄得土肥菜旺,辣椒茄子黄瓜白菜南瓜冬瓜之类,应有尽有。有时饿了,就到菜园里摘黄瓜菜瓜,也能充饥呢。母亲知道我最爱吃香瓜,所以,菜园子里总少不了这个。在香瓜快要成熟的时候,我跟着母亲在菜园子里玩耍,最眼馋那香瓜了。在那个年代里,有块自家的菜地,简直就是上天的赐品。

     母亲种菜很少让我们插手,只是在挖地时,偶尔让我们帮忙。在她去世的那一年春天,母亲来菜园挖地。我在课间回家时看到了母亲,母亲正在休息,额上渗出了涔涔的汗水。“妈,地我来挖吧”,我接过母亲手里的铁锹……母亲老了,消瘦了。母亲凄苦的说,老了,干不动了,不知怎么的,这段时间肩膀总是疼。我对母亲说,那我带你到滁州查查。做CT,做胃镜,做B超,做心电图,医生的结论是“膀子疼,只是轻微肩周炎”,我的心才放了下来,还安慰母亲说,身体好着呢,没大问题。可直到4月初,母亲痰中带血,在县总院拍片发现肺部有肿块,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小妹打来电话告诉我检查结果时,我整个人都懵了,难道一生辛劳的母亲真的得了重病?接下来是系统的检查,确诊,化疗。那段日子里,阴霾笼罩着我们每个人,可怕的预感击溃我脆弱的心,悲痛袭扰着我的灵魂。可是,病魔最终无情的夺走了我亲爱的母亲的生命,让我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,苦难中坚强的母亲!

     母亲走了以后,再也看不到菜园子母亲的身影了。后来,我们在菜园子栽上了几十棵桂花树,现已郁郁葱葱,花开满枝。待到八月桂花香满园时,母亲你会不会再来你的菜园子看一看呢,顺道看一看你的孩儿吧。

     母亲,我想你,念你……

文/高令亚

图/网络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